主頁 > 歷史 > 韓信的人生:從勵志榜樣走向失敗,為什么會這樣?一件小事可見端倪

韓信的人生:從勵志榜樣走向失敗,為什么會這樣?一件小事可見端倪

2020-09-16 16:43未知閱讀:1207評論:0

韓信稱其戰神,相信沒有一個人會反對,劉邦的天下有一大半是韓信的功勞,沒有韓信,劉邦能不能這么快搞定天下那絕對是一個未知數。所以劉邦對韓信的評價也非常高。有一次劉邦在與人探討自己為什么能夠得到天下的原因,他對韓信的評價是:

劉邦稱其為人杰也,與蕭何,張良并列,也就是后來大家常說的漢初三杰。韓信當了楚王,劉邦聽到有人說韓信要謀反,他第一個反應就想要帶兵去攻打韓信。

陳平當時問他,你厲害還是韓信厲害?

從這里可以看出來韓信的實力是公認的。

韓信成功的過程也是很勵志,是很值得學習的。

少年的韓信家里很窮,但是他不想著去謀生,自然就沒有飯吃,他就天天到別人家中蹭飯吃。時間一久,誰能受得了呢,大家都十分討厭這個少年,哪有這樣好吃懶做的家伙呢?我覺得這個也是人之常情,偶爾來蹭一次飯,大家肯定很熱情,但天天來吃自然就不歡迎了。

問題是他還帶著長劍在街上閑逛,所以就有一個人當眾侮辱他,要讓他刺他,不敢從他胯下過去。結果韓信選擇從胯下鉆過去,留下了一句成語:胯下之辱??吹竭@里很多人會佩服韓信能夠做到忍辱,這是大丈夫所為,能屈能伸,真的這樣嗎?我們稍后再議。

當時的人們肯定不會這樣看,鐵定當成一個笑話來看。對于韓信來說,這本來就是一個笑話,再多一個也無所謂,反正所有人都討厭他。少年的韓信最終離開這個傷心之地。

韓信投靠項羽并沒有受到重用,后來投靠劉邦,結果也沒有受到重用,反而因為犯錯要被處斬,在刑場上快要處決之時,韓信機智回答撿回一條命。

滕公就是夏侯嬰,給劉邦當司機的,后來以武士身份從軍。他是當時的監斬官,他放了韓信,經過交談發現韓信是大才,推薦給劉邦。夏侯嬰的分量不夠,劉邦也沒有怎么重用,不過給他升了官,治粟都尉。

直到后來蕭何月下追韓信的事件發生之后,才引起了劉邦的真正重視,這一次劉邦與韓信的交談得出的結論就是

再接下來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了。韓信從此拔云見日,百戰戰勝,兵少也勝,兵多也勝,反正橫豎都勝。

楚漢相爭到了最關鍵的時候,當時劉邦和項羽相持不下,韓信的立場就格外重要。手下的謀士蒯通曾經給他謀劃路線,結果韓信卻來了一句,劉邦對我太好了,我不想背叛他。最后與劉邦一下將項羽圍在垓下,這位霸王的自刎留下無數墨客的憑吊。

有人說如果此時韓信反了,那么歷史就會改寫,再又說如果韓信真的反了,那么跟著他手下的人未必就會跟著反,因為這里有很多劉邦沛縣集團的老骨干在。劉邦可以很輕松地拿回軍隊的控制權也能證明韓信對自己帶的軍隊的控制權并沒有真正擁有。這個爭議我們先擱置。

后來任楚王時也被劉邦兵不血刃地拿下,最終被呂后用計弄死。

韓信為什么將一手好牌最終打爛呢?有人說因為韓信太忠,也有人說因為劉邦太奸詐。但知常容嘗試從一件小事去看韓信失敗的原因。

有一個小細節,估計很多人都沒有注意過。

韓信回到楚地任楚王,原諒那個讓人受胯下之辱的人,讓這個人擔任楚中尉,這個時候韓信也說出了自己的心聲,他說我為什么當時情愿選擇鉆別人的胯下而不愿意殺他呢?因為他太沒有名氣了,因為殺他犯法不值,而不是真的能屈能伸。

現在為什么又原諒他呢?因為原諒他可以給自己帶來聲望,可以讓別人說自己大度能容人。所以名這個誘惑才使韓信做出這個舉動,在別人看來是侮辱,但在韓信看來是不值。

一個問題:韓信真的能容人嗎?顯然要打一個大問號。

我們再來看這一句話

這個洗衣的女子為什么會受到恩賜千金呢?因為韓信走投無路餓的不行的時候,在這個洗衣姑娘那邊白蹭了幾十天的飯,當時韓信說我以后發達會重謝。當時洗衣姑娘罵他一個連自己都養活不了的人,我還指望你報答。但韓信做到承諾,賜她千金。

為什么給亭長百錢呢?還給亭長一個評價說他是小人。

這里有一個小故事。

韓信少年時在亭長家中吃了幾個月的飯,亭長家也不是富裕家庭,亭長老婆就有意見了。在飯點的時候,韓信來吃飯,亭長老婆家中故意不開飯。這樣反復幾次,韓信就知道意思,與亭長絕交了。因為顯然亭長老婆的做法肯定有亭長的意思在里面。

我們將韓信的三個報恩的事件聯系起來,看似小事,但可以發現韓信的性格的完全缺陷。

韓信并不是真的原諒當年那個讓自己受胯下之辱之人,而是將他當千里馬骨一樣的拿來顯擺自己的大度,增加自己的名,否則以韓信的格局早就把他殺了。

亭長與漂母同樣給飯吃,為什么結果不一樣呢?從理論上來說吃幾十天的飯能夠得到千金,那吃幾個月的飯起碼要得到幾千金吧。

我們扔開他們的態度不管,光從真實的恩惠來講,亭長對韓信的幫助遠大于洗衣的姑娘。但韓信卻只記得亭長的不好,而忘記他的好,只記著恩人的過失。賜百錢顯然是帶有一種羞辱的意味在,這是普通人經常會做的事情。有恩報恩,有怨抱怨。

從這三件小事可以看出韓信的格局就是普通人的格局,在我們看來韓信這樣的做法合情合理,因為我們都是普通人。但是一個普通人的格局坐到王這樣的位置,心胸依舊是普通人的心胸,那顯然就是與位置不相匹配。

任何人坐上的位置與能力不相匹配時,都會帶來災難。所以老子在《道德經》中反復強調的就是能力到了自然位置就上去了,而不是去強行強奪。

執天下如此,位置當然也是一樣道理。具體的你可以看《知常容眼中的世界和歷史》這個專欄里的文章,這里就不展開。

韓信最終的受害顯然在這個時候就已經注定了。

相反我們來看一下劉邦的格局就比韓信大多了。當時蒯通教韓信謀反的事被劉邦知曉后。劉邦就說把這個家伙給我烹了。結果蒯通說天下大亂,我只知道有個韓信,不知道有劉邦你,我幫韓信有什么錯呢?就這樣謀反大罪就算過了,不再殺害他。

這是謀反的死罪,劉邦就因為他說的有道理放過他了。劉邦看到道理忽略這是謀反的死罪。韓信卻只記得亭長的不好,忘記亭長的恩情,最后選擇用羞辱的方式來報告恩情,高下立現。

當“我”越來越大的時候,當唯“我”之時,世界自然就越來越小,包容性就越來越小,恕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一種包容。你位置越高,包容要越大,而不是如普通人一樣有恩報恩,有怨報怨,這只是站在“我”這個格局去看世界,作為一個諸侯王這樣看世界是一種災難。

作為普通人這種心態沒有問題,但是作為諸侯王韓信顯然是失敗的,他的格局太小,做事太過斤斤計較,只看到對“我”的不利,眼光自然不會長遠,當初蒯通的話不聽自然最屬正常,他說劉邦對他很好所以不反自然也可以理解了。韓信和項羽最終失敗其實就是敗在這個格局太小的緣由,太唯“我”。項羽只看到范增的嘮叨卻看不到范增的真心,但是這個缺陷恰好不是劉邦擁有的,這也是劉邦走向成功的重要因素。

排列7135264的逆序数